尿毒症小伙的音乐梦

  3年前,陈国财患上了有“第二癌症”之称的尿毒症。那年他刚满21岁。透析治疗一年后,他认识了病友杨胜明,从此走上了音乐的追梦之旅。

  陈国财是从江县斗里乡牙拱村人。2012年1月,陈国财从深圳打工返回老家过年。1月13日,全家人正准备杀年猪,一向健康的陈国财突然晕倒。

  表哥打电话叫来救护车,把他送到凯里市贵阳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。经检查,陈国财患上了有“第二癌症”之称的尿毒症。

  “如果不治疗,可能坚持不了几个月。”陈国财说,这个诊断结果让全家人陷入了困境,但是他并没有哭。

  “我的人生陷入了绝境,但是我一定要坚强起来。”陈国财说,他住进医院后,父亲陈玉全把年猪卖了,加上从亲戚朋友那里借的钱,凑了2万块送到医院。然而陈国财住院不到20天后,家里所有的积蓄都花光了,在停药后的第二天,陈国财不得不回家,病情开始恶化,不仅呕吐,还严重贫血,高血压导致全身浮肿,严重时双腿无法行走。

  “有安顺好心人的帮助,给了我生活下去的希望。”陈国财说,到现在他只知道这位好心人的化名叫“钟诚”。

  后来记者多方调查了解到,“钟诚”本名姓肖,是安顺一家民办培训学校的负责人。从2012年3月份起认捐陈国财后,他连续捐赠了11个月,累计给陈国财捐赠了5.5万元的爱心善款。

  在接受“钟诚”帮助的期间,陈国财重拾了对生活的信心,在医院100多位透析病人中,他又遇到了一名与自己同病相怜的病友杨胜明。

  “他答应教我弹吉他,那是我患病后最开心的一件事情。”陈国财说,他拿出了550元去超市买了一把吉他,两个同病相怜的人自此成为了好朋友。陈国财也从零基础开始,慢慢的地走上了音乐之路。

  “我在这里住了快一年了,房租一个月150元。”陈国财说,平时自己做点小生意,没事的时候就在屋里练习吉他。后来有朋友赞助他300元,自己再凑500元,买了一台二手电脑。

  他把拖把做成架子,然后用丝袜做防喷网,配备一支低劣的录音笔,这就组成了属于他自己的“录音棚”。在这里,他先后录制了包括《极夜的救赎》等10多首歌曲,部分目前已经传到了网络上。

  “再不努力追梦,我这辈子就来不及了。”面对病魔,陈国财显得并不悲观,他说自己了解到,尿毒症透析病人的生命都只有10多年,但是他自己对未来还是充满信心,不拼搏到最后一刻,永远不知道自己的人生是否有意义。

  “生意好的时候,每天能卖四五十块,不好的话连一毛钱都没有。”陈国财说,虽然每天赚得不多,但不管天晴下雨,他都坚持去摆摊。

  平时,他就靠网上的盗版软件和手里的铅笔写歌,并依靠吉他和自己的歌喉,慢慢地唱出了属于自己的歌曲,最后通过录音笔简单录制后,上传到网上供网友们在线试听。

  “人生没有准时的曙光,那就去挖掘破晓的能量。”陈国财根据自己的故事,写了一首名为《极夜的救赎》的歌,在歌词里面,充满了满满的正能量。“我们需要的就是这种积极向上的正能量,希望能够感染到更多的人。”

  除了这首歌之外,陈国财还写了《等一场雪》、《雪难留》、《逃离》、《点滴成刻》和《由我来纪念》等8首成型歌曲,在自己出租房里面录制完成后,上传到中国原创音乐网上。

  杨先生曾听过陈国财唱的歌。他说,陈国财的歌唱得一般,但歌词写得好,都是与他的经历有关,有乡村音乐的调调。

  “尤其是那首《逃离》,歌词第一句‘自从学会了记忆,就密谋着一场场的逃离’就深深打动了我。”杨先生说。

  “渺小如雨滴,也可以承载梦想的色彩。”陈国财说,不管自己是多么的渺小,他也要绽放出属于自己的梦想色彩,他最大的梦想,就是能够用专业的设备录制一首完全属于自己的歌。图/杨兴波文/李坚

F