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姓故事]好警察风雪中救助尿毒病人

  就在人们脱去厚厚的冬装,准备迎接暖冬带来的春意,2007年3月4日农历正月十五,我国的东北地区突降大雪,特别是在黑龙江省的东南部,地处中俄边境的东宁县境内,遇到了五十年来未见的暴风雪,降雪厚度达到了五十厘米。

  3月6日中午十一点钟左右,正在值班的大队长李茂祥,又接到了一个求救电话。拨打求救电话的人,是距离县城二十八公里外洞庭村的村民曹永强的母亲,由于大雪封住进城路,身患尿毒症的儿子无法到医院进行透析,按照预订的时间已经耽误了两天,如果再不能尽快赶到医院的话,孩子就会有生命危险了。

  克服重重困难,二十二点三十分,经过十个小时的努力,救援队伍终于穿过了苇子沟到达了洞庭村。当天夜里,已经深昏迷尿毒症患被送进了医院,由于救援人员急时的赶到,给患者争取了时间,经过抢救病人终于脱离了危险。

  就在人们脱去厚厚的冬装,准备迎接暖冬带来的春意,2007年3月4日农历正月十五,我国的东北地区突降大雪,特别是在黑龙江省的东南部,地处中俄边境的东宁县境内,遇到了五十年来未见的暴风雪,降雪厚度达到了五十厘米。

  大雪已经整整下了两天了,这两天东宁县公安局110指挥中心可忙坏了,每天接到求救的电线日中午十一点钟左右,正在值班的大队长李茂祥,又接到了一个求救电话。

  李茂祥:道河镇洞庭村一个村民打电线号就应该做透析了,但是今天中午现在还出不去,大雪根本就出不去,(222027)他说实在没有办法了,如果是我们自己能想办法,我们肯定自己想办法了,现在说如果我儿子要救不出去的话,今天肯定就不行了,生命就有危险了。

  拨打求救电话的人,是距离县城二十八公里外洞庭村的村民曹永强的母亲,由于大雪封住进城路,身患尿毒症的儿子无法到医院进行透析,按照预订的时间已经耽误了两天,如果再不能尽快赶到医院的话,孩子就会有生命危险了。

  母亲:我一看孩子在炕上憋得也不行了,我试着,这一头那一爪子的,我试着绕哪找车,找这个车也不行,那雪相当厚了。

  这个身患尿毒症的病人只有二十九岁,自打两年前患病以后,一个星期就要到医院做两次透析,这几天由于连续不断的大雪,去县城的路被完全封住了,按照规定的透析时间,已经过了两天了。

  儿子:这个雪太深了,人走道都费劲,想了不少办法,想了各种办法。有的说是使牛往外拉,使咱那个牛,整个爬犁往外拉,那牛也走不了,牛都走不了,人也走不了。有的还说背出去,正常人的话,个人走都很困难,别说再背一个病人了,更走不了了。

  从一大清早开始,母亲就四处张罗着准备带儿子去医院透析,可忙活了一个上午,还没有找到去医院的办法,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,病人的身体有些受不住了。

  母亲:耽误两天了,我一看也不行了,这孩子在炕上,已耽误一两天了,在当院吐的这一堆那一堆的,我这心里非常的难受,我瞅着也不敢说,自个儿瞅着自个儿难受。

  整整一个上午过去了,母亲顶着大雪从村头转悠到村尾,能想的办法都用上了,看着躺在炕上的孩子,母亲的心里更着急了。

  母亲:那真是最后的什么了,我真是没有办法了,我这找那串的找车,都走不了,实在没有办法了我说打110吧,打110试试。

  接到求助电话以后,东宁县公安局巡警大队大队长李茂祥可犯愁了,按说像这种抢救病人的事,把它转交给急救中心或者当地的医院也就完成任务了,可李大队觉得既然没有多远的路,也就别再耽误工夫了。

  李大队:当时考虑到的情况,可能没有那么困难,因为长途营救有个性能比较好的越野车,可能基本上就行了,咱是四轮驱动的,状况比较好,可以过去把人解救回来,但是到了那个现场以外,到那儿一看根本不行。

  李大队没有想到,出城的路早已被大雪封住了,别说要赶二十八公里的山路去救助病人,就连出城都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。

  李大队:那吹的积雪非常厚,平时的路段两边吹起的那个雪道,就得有五六十公分那么厚,要是厚的地方一米多。

  折腾了十几分钟,李大队长他们的越野车在雪地上冲了好几次,才冲出了不足十几米,由于积雪太厚了无法实施救援,李大队长只好返回县公安局向局长张平报告了情况。

  张局长:老百姓报了警之后,他在那头就是把一线希望,把他的生命寄托到我们这些人的身上了,只要他有一口气,我们也就竭尽全力去营救,我没说嘛,就是咱们趟雪趟着去,如果说要是赶趟的话也得上去。

  据医生讲,必须要在十二个小时之内把病人送到医院,否则的话病人就会有生命危险。为了能尽快实施救援,张局长一面命令干警准备一些清雪的工具,一面与有关部门联系请求支援。

  张平:这面可能是晚出警了,或者是你晚去了,那可能一条生命就没了,我想在这种情况下,要是选择的话,第一责任那就是必须得出警,必须得在最短的时间内把他们救出来。

  此时已经是中午十二点了,距离接到求助电话的时间,已经过去了一个小时了,经过短暂的准备,有关部门派来了一台小型铲车和医护人员,临近出发的时候,张局长还是有些不放心,特意又跟李大队嘱咐了几句。

  张平:过了苇子沟,下坡的这个地方,这个地方山比较险峻,下面就是绥芬河,现在大雪一覆盖,整个就没有路面了,那么在这个地方的时候,一定要注意咱们自身的安全,行。

  虽说要去的洞庭村离县城只有二十八公里,平时开车也就是半个小时,但今天可完全不一样了,李大队和救援人员刚一出县城,就被暴风雪给堵在了路上。

  李大队:上坡的地方,咱们的铲车就非常费劲了,因为上面风吹的积雪非常厚,厚的地方都一米多深,光看着这个铲车上去推一铲,完了又下来又退回来,就来回就在那儿推铲呀。一开始,我们就寻思有这个铲车,往前走就完事了,我就下去问那个铲车司机,我说怎么回事来回来去地铲,他说过不去,这个地方不来回铲,我都过不去,你们这个车根本就过不去。

  儿子:头一天还强点,时间一长了,毒素及时地排不出去,在身体里来回循环,对身体的心脏了,肝脏这些东西都有损害,都不适应了都非常难受。

  从中午十二点钟出发到下午三点,在将近三个多小时的时间里,救援人员才走出了三四公里的路,如果照这样的速度走下,至少还要二十几个小时才能到达洞庭村,看着眼前被大雪封住的路,大伙都有些泄气了。

  李大队:当时给我们急得,也非常着急,就这个速度的话,一宿也到不了洞庭村,我们就下车拿着铁锹,把这些积雪往外戳一戳,自己往外拽,拽了半天,司机说实在不行了。

  虽说拨打求助电话已经快两个小时了,可一直没有见到公安局来人,母亲真急了,听说离村子四五公里外的采沙场有一台铲车,如果能找到这台铲车的话,或许有可能把孩子送到县城,于是按照乡亲们说的地点,她决定去采沙场看一看。

  母亲:我说不行我上那儿去吧,我就去了,那个雪这么深,我就噗嗤噗嗤的,我顶着那个雪我就去了,去的时候踩的那个脚窝挺深的吧,回来的时候看脚窝都没有了。

  儿子:人家过十五那天,人家都回去过十五了,我妈她急得没有招了,啥办法都想了,那天雪是挺大,嘴也起泡了,急得。

  由于风大地上到处都是厚厚的积雪,根本分不清那是路那是沟,因此救援车辆只能以每小时一两公里的速度缓慢地移动,尽管大伙已经加倍的小心了,但没想到还是有一辆汽车掉进了路边的沟里。

  李大队:当时就是说,有点失去信心了,我自己都觉得没有希望了,我说就咱这个速度,要赶到那个地方去的话,那个病人他不已经不行了,走这么长时间才走到这儿,咱还有这个必要去吗,不行咱明天,再调集车辆再去呗。

  尽管没有出什么大事,但李大队还是多了些担心,他很清楚接下来还要走十几公里的山路,按照现在这样的速度,天黑以前根本无法赶到二十八公里外洞庭村,如果在这样的天气里摸着黑走山路的话,实在是太危险了,于是李大队琢磨还是暂时放弃这次行动。

  李大队:这个路段吧有个悬崖,路况也非常不好,我给局长打电话,我就说挺困难的挺难走,局长可能听出了我这种为难的这种情绪。

  张局长:我就说,咱们明天早上我说能赶到地方,今天咱们也一步一步地往前走,这没有什么说的,一点说的都没有我说。

  虽说张局长给救援的干警们下了死命令,但他的心里明白,在这种暴风雪的天气去救助病人即困难又危险,而且干警们还是第一次去洞庭村,对这里的山路也不熟悉,因此他总觉得有些不放心。

  张局长:因为洞庭这个地方我也知道,一面是山,一面试下面的悬崖,整个路都被大雪所覆盖,根本看不出什么路,看不出呀,哪个地方有没有险情,所以我心里一直也是提溜着。

  晚上六点多钟,忙活了将近五个小时,李大队他们才走完了一半的路,临近天黑的时候,李大队和救援人员到达了苇子沟,这里也是去往洞庭村最险的路段。

  李大队:那个地方就是人烟比较稀少了,路段,这个道也越来越窄,根本打前面那个雪,根本看不清哪个地方是道路,哪个地方是沟。

  张局长:我在不停地联系,三两分钟或者是五六分钟,没电话了,心里就非常紧张了,车真是在这个当中,要出了点儿事,我感觉我的良心也确实是受到谴责。

  天完全黑了下来,山上的风也越刮越大,铲车刚刚清理出来的道路,很快又被大风夹带的积雪给淹没了。

  李大队:那个风也是比较大,吹的能有七八级风,一些细沫吹在脸上,根本睁不开眼睛,你想睁开眼睛都很困难,风这么大,咱互相要说什么事,就得喊着说。

  由于大风夹杂着雪花,山上的浓见度还不足两米,在前面开路的铲车一不小心陷进了路边的雪坑,尽管大伙费尽了力气,可要想把铲车拉上了根本就没有可能。

  由于积雪太厚把山路完全淹没了,救援队伍已经没路可走了,为了防止发生意外,李大队让所有的车辆停止前进,并立即打电话向局长张平汇报了情况。

  李大队:说句实在话,我都失去信心了,张局长还紧着给我打电话说,前边怎么样,哎呀,我说太费劲了,真是照这个速度的话,我说一宿也赶不到,不好办。

  一个小时以后,张局长带着一辆大马力的铲车,赶上了先前上山的救援队伍,为了防止出现意外,张局长在观察完地形以后,决定由他和熟悉地形的老乡在前边给铲车引路。

  李大队:你找不着路,你本身就找不着路,第二个也确确实实这个车,在行进当中也很困难,走几步就掉沟里了,掉沟以后还想办法拽上来。

  时间已经是晚上八点了,如果今天晚上不能把病人送到医院进行救治的话,病人的生命救活受到威胁,而此时救援的队伍离洞庭村将近里六七公里的路,要想赶到村子那真是太难了。

  李大队:咱们出来这么长时间了,费了半天劲再到那儿去,病人再有了生命危险,动了这么大的警力,付出了这么大心血,如果咱们去晚了的话,那就不好办了,生命就有危险了,咱们也着急。

  七个小时过去了,虽说公安局不断的打电话,告诉病人家属救援人员的位置,可作为病人母亲的却早就坐不住,屋里屋外的来回转悠,尽管心里很着急,可除了等待救援,她已经没有别的办法。

  母亲:我这心里非常的难受。我还不敢在他跟前说,我怕他心再难受。本身他也压力挺大的,病在他身上,他压力大。我压力大,跟他也差不多,病在他身上,有啥话我还不敢跟他说,我还得劝着他。我还怕他心再那啥。有时候我就寻思寻思,不行我死了也好,我就那样寻思,啥我都寻思。

  李大队:听到这个患病的家属,流着眼泪跟咱们说,感谢你们,说出这么一句话来,把咱们当作救命恩人一样看待,咱么辛苦点,咱们累点,作为我来讲这也是值得。

  当天夜里,已经深昏迷尿毒症患被送进了医院,由于救援人员急时的赶到,给患者争取了时间,经过抢救病人终于脱离了危险。

  李大队:毕竟是解救了一个人,解救了一个生命,咱们辛苦点,咱们累一点,我觉得作为我来讲,这个事也值得。

  张局长:哎呀,过后了,好像就是情绪方面,心里头压力都没有了,确实都没有了,哎呀,浑身的这个难受,我说礼拜天回家休息休息。

  从2007年3月4日至3月12日暴风雪期间,东宁县公安局共解救被暴风雪围困的群众520余人,救助重病患者17人,解救被困的车辆80余辆。

F