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7岁青年患尿毒症 父母争着为其换肾

  东方网12月2日消息:11月28日上午,烟台市毓璜顶医院手术室内,一场肾移植手术正在紧张有序地进行。

  9时,医生从父亲宋连先体内摘取左肾。12时30分,把取出的活肾移入儿子宋留青体内。14时,父亲的左肾成功地植入儿子体内,并正式存活。“儿子得救了!”宋连先、孙淑娥这对农民夫妇激动地泪流满面。

  面对不幸患上尿毒症的儿子,乳山市城区街道办事处北江村的农民夫妇宋连先、孙淑娥,争着换肾救子,诠释了父母的舐犊情深,演绎了一段人间至爱。故事感动每个知情的人,众人齐心献爱心,大爱如潮涌。

  27岁,对于很多人来说正是风华正茂、意气风发的年龄。然而,可怕的尿毒症却袭向原本强壮的小伙子宋留青。

  今年3月份,公司组织查体,拿到化验单,大学毕业回到父母身边工作的宋留青傻了眼:血肌酐430,远远超过正常值。医生告诉他,他已具备尿毒症前期特征,如不及时治疗,很快就会发展成尿毒症。

  看到化验单,父亲宋连先、母亲孙淑娥始终不敢相信,高大强壮的儿子会患上这种重病。宋连先带着儿子先后到青岛、烟台等多家大医院重新做检查,结果同样残酷。“要么终身做透析,要么换肾,别无选择。”医生告诉宋连先。

  为了维持儿子的生命,宋连先、孙淑娥夫妇不得不借钱让他透析。一周3次、一次500多块钱的透析费用让本来就不富裕的家庭雪上加霜。看着父母奔波的身影,想起巨额的医疗费,宋留青的心揪紧了,他想放弃,宋连先、孙淑娥夫妇抱着儿子痛哭流涕,一遍遍安慰儿子,只要有一丝希望,就绝不放弃。

  为留住儿子的生命,宋连先、孙淑娥决定尽快给儿子换肾。可一个肾源大约需要20万元,再加上移植手术费用,40万至50万元—对他们来说,这无疑是天文数字。山穷水尽之时,孙淑娥突然想到:能不能把自己的肾给儿子?孙淑娥的想法马上遭到宋连先的反对,“你身体不好,万一有个什么闪失,可怎么办?还是把我的肾给咱儿子吧。”“咱家就你这么一个劳力,不行,必须把我的肾给咱儿。”孙淑娥与丈夫争执起来。“那就去医院看看,谁更适合把肾给儿子,让医院做决定吧。”看着满头白发、身体瘦弱的妻子,宋连先无奈地回答。

  听到父母争着捐肾给自己,宋留青的心碎了。“您们已经给了我一次生命,我还没有报答您们,我不能接受啊。”夫妻俩流着泪,做儿子的思想工作,这个坚强的七尺男儿,抱着父母失声痛哭。

  9月30日,夫妻俩带着儿子来到了烟台毓璜顶医院做血型测试和配型试验。血型测试结果是,宋连先的几项指标都符合移植条件。“终于可以救儿子了。”那一刻,宋连先流着泪激动地说。

  经济的窘迫和生还的希望交织在一起,把宋家推向痛苦的深渊。孙淑娥一连几天睡不着觉,想出一个惊人的决定。

  10月8日中午,“老宋,你对象来我们这里了,非要卖掉自己的一个肾,你快劝劝她吧。”电话中,烟台毓璜顶医院医生告诉宋连先。孙淑娥的举动“激怒”了儿子,“我谁的肾都不要了!”看着儿子苍白的脸庞、挂着针管的身体以及满脸的泪水,孙淑娥的眼泪滚落下来。

  亲戚朋友都尽最大能力帮忙,得知宋留青手术费还没凑够,城区街道办事处北江村委会送来了1.2万元救助款。在乳山,一场爱心捐助也在同时进行,夫妻救子的行为在当地传为佳话,唤起社会各界人士纷纷奉献爱心。连日来,乳山市各级相关部门纷纷伸出援手,北江村村民也自发组织为其捐款,截至目前,宋连先一家已陆续收到社会各界捐款10.9万元。

  “如果我康复了,我一定要靠自己的努力打拼出一片天地,尽最大能力回报社会!”苏醒过来的宋留青感激地说。

F