菏泽21岁小伙身患尿毒症无钱医治

  21岁,正是青春焕发、人生精彩的旅途才刚刚开始。然而,21岁的孔冬冬却只能躺在病床上,靠每周接受三次的血液透析维持生命。两岁时,父亲因尿毒症离他而去,此后母亲再婚,孔冬冬便由姥姥、姥爷抚养长大。初中毕业后,孔冬冬开始去饭店学厨,如今刚刚出徒开始掌勺炒菜,打拼自己新的人生,结果却不幸被查出身患尿毒症。

  21岁,正是青春焕发、人生精彩的旅途才刚刚开始。然而,21岁的孔冬冬却只能躺在病床上,靠每周接受三次的血液透析维持生命。两岁时,父亲因尿毒症离他而去,此后母亲再婚,孔冬冬便由姥姥、姥爷抚养长大。初中毕业后,孔冬冬开始去饭店学厨,如今刚刚出徒开始掌勺炒菜,打拼自己新的人生,结果却不幸被查出身患尿毒症。

  如今,姥姥因病长期瘫痪在床生活不能自理,姥爷年迈还有严重的气管疾病,唯一的支柱孔冬冬又身患重病,原本贫困的生活更是雪上加霜。为了给孔冬冬治病,家中已经负债累累,如今更是面临着无钱医治。

  12日下午,记者在菏泽市泌尿内科病房内看到了刚做完透析的孔冬冬,躺在病床上的他有些消瘦,长得也比同龄人稚嫩一些,由于尿毒症病发胸腔积液,孔冬冬身上还插着引流管。病床旁,孔冬冬的母亲孔瑞霞已经一个月没有回家了,看着自己的儿子,不善言谈的孔瑞霞有着说不出的心疼和难过,背着儿子,不知偷偷哭了多少回。

  据孔冬冬的姥爷孔令文介绍,他们都是定陶区天中街道办事处耿赵庄行政村耿庄村人,自己婚后没有儿女,便抱养了两个女儿,就是现在孔冬冬的母亲孔瑞霞和姨妈孔瑞娟。虽然一家人没有血缘关系,但生活却十分幸福。大女儿孔瑞霞结婚后和自己住在一起,婚后第三年有了孔冬冬。

  原本这也是一个幸福的家庭,然而就在孔冬冬两岁时,冬冬爸爸被查出身患尿毒症,为了给他治病,不仅花光了家中的积蓄,还欠下了许多外债,然而最终还是没能留住他的生命,半年后去世。女婿去世之后,大女儿孔瑞霞再婚,便把冬冬留给他们老两口照顾。

  虽然年事已高,但看到冬冬从小就失去父爱和母爱,老两口心疼不已,虽然一家人只能靠低保维持生计,但他们仍尽心尽力将冬冬抚养长大,冬冬也没有让两位老人失望,十分懂事。

  屋漏偏逢连夜雨。2009年,孔令文的老伴儿得了脑梗塞,经过多方治疗,命虽然保住了,但从此却只能瘫痪在床,生活不能自理,此后全靠他和外孙冬冬细心照顾。作为家里唯一的顶梁柱,冬冬初中毕业后就开始打工赚钱,在饭店学厨。

  由于是学徒,最初几年,冬冬每个月只能领到几百元钱,生活虽然艰辛,一家人却满怀希望。经过几年的学习,冬冬终于出徒开始掌勺炒菜,每个月的工资也渐渐多了起来,然而,不幸却再一次降临到这个苦难的家庭。

  2016年9月初,正准备换一家饭店工作的孔冬冬因为还未找到合适的饭店,便在姨妈孔瑞娟家住了几天。因为姨妈家离姥姥、姥爷家很近,他也算是姨妈从小看着长大的,因此与姨妈之间的关系也很亲厚。

  “半夜睡醒了就看见他坐在床上,憋得整夜整夜的睡不着觉。”孔瑞娟告诉记者,在孔冬冬住在她家这段时间,经常觉得胸闷,憋得难受,还吃不下饭。起初,他们以为只是感冒了,便在诊所里输了三天液。

  然而,输液之后,孔冬冬的病情并没有好转。为了查明病因,孔瑞娟带着孔冬冬来到定陶区医院做进一步检查,然而检查结果却如晴天霹雳,让一家人都难以接受。经过检查,孔冬冬的血肌酐值达到1900umol/L,比正常人高好几倍,医生建议赶紧住院治疗。

  由于病情严重,家人带着孔冬冬来到菏泽市立医院做进一步治疗。“病人因持续性胸闷入院,后经检查,其双肾已经萎缩,并发心功能不全,贫血严重,最终确诊为慢性肾脏病Ⅴ期(也就是俗称的尿毒症)。”孔冬冬的主治医生付影告诉记者,冬冬胸闷便是由于尿毒症病发胸腔积液引起的。目前,冬冬需要先将胸腔内的积液排除,然后配合每周三次的血液透析及长期服药才能维持生命。考虑到冬冬的父亲和大伯都是因为尿毒症去世,因此不建议冬冬换肾。

  “住院一个月已经花掉了3万多元,这些钱也都是借来的。他姥爷听说了孩子的病后,也急的病倒了。”孔瑞娟告诉记者,冬冬确诊之后便开始住院治疗,期间都是姐姐一直在医院伺候。因为冬冬姥姥瘫痪在床生活无法自理,家中不能没有人照顾,如今因为冬冬的病,父亲也病倒住院,自己也只能抽空来帮姐姐分担一下。

  然而,最让一家人忧心的是,原本家中就一贫如洗没有什么积蓄,如今给冬冬看病的钱全是借的,以后每周的血液透析及服药花费也不是个小数目,如果没有钱治疗,冬冬的生命也将难以维持。

  “父亲都快80了,前两天还说要把自己的肾换给冬冬。”孔瑞娟哽咽着说道,虽然冬冬的病无法治愈,但是看到孩子还这么年轻,美好的人生才刚刚开始,他们都不想放弃,想尽全力给孩子治病,因此,也想求助社会上的好心人,伸出援手,帮帮这个坚强、懂事的孩子。

F