尿毒症是不是就一定需要肾移植?专家称没你想的这么可怕!

  30岁的刘先生是广东阳江一家医院的骨科医生,一次夜班后觉得头晕、眼睑水肿,后被诊断出已是慢性肾脏病CKD5期——尿毒症。幸运的是,5个月后,他的体内已经移植了新的肾脏,术后半个月,他已经可以出院回家。

  羊城派记者在今天“中国器官捐献日”宣教活动上,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科主任陈正教授表示,刘昌启在不到半年的时间能获得肾源是幸运的,这得益于中国器官捐献事业的推进。

  像刘先生一样,大多数人对慢性肾病的关注并不多,原因是肾功能衰竭的症状并不是那么明显,而且很多病症没有特异性,患者容易把这些症状和其他疾病混淆。陈正称,肾病最常见的症状有尿量减少、疲乏无力、恶心呕吐、皮肤干燥瘙痒、四肢水肿、高血压、心理衰竭、抽搐和昏迷等。

  “要知道自己肾好不好,尿常规检查非常重要。”陈正说,“检验报告中的尿蛋白和尿红细胞两个指标,如果出现异常,即说明肾脏健康出问题。”

  慢性肾脏病的发展有四个阶段,分别为肾功能不全代偿期、氮质血症期、肾衰竭期和尿毒症期。在肾功能不全代偿期中,症状是基本不能察觉的。当病情发展到肾衰竭期,临床表现才会较为明显,但是此时肾病已经进入4-5期之间了,且肾功能开始快速衰竭。

  陈正表示,如果能在早期(1-2期)发现肾脏病,通过合理规范的治疗,能够阻止病人患上尿毒症;倘若发现较晚,在中后期(3-4期)才进行治疗,那么所做的只能是延缓患者的肾功能衰竭,让病情晚一些发展到尿毒症期。

  对于已经进入尿毒症的患者也不用太悲观。陈正称,目前常规治疗尿毒症的方法主要有血液透析、腹膜透析和肾移植。血液透析患者每周2~3次定时在医院进行透析,腹膜透析患者每天需要做3~4次换液操作,可以在家自己做。而肾移植,是目前终末期肾病的最佳治疗方法,即将健康的肾脏移植给有肾脏病变并丧失肾脏功能的一种方式。

  陈正说,与透析相比,肾移植能够有效地改善肾病患者的生活质量,不必苦于透析的各类限制和要求,缓解了贫血、高血压等并发状况,移植后维持治疗的费用相对较少,有利于帮助患者恢复正常的工作和生活。

  但很多尿毒症患者关心:“肾源要不要等很久?”陈正介绍,如今随着肾移植科学化、规范化和法制化,我国的肾移植资源逐渐以公民捐献为主要来源,器官捐献呈现快速增长的趋势。

  市民在志愿者的介绍下,打开手机里的支付宝,不到10秒钟,一键就完成了公民器官捐献的登记注册,表达了支持的意愿,奉献一片爱心 图/程路光

  自中国从2015年全面开启公民器官捐献后,中国公民逝后自愿器官捐献数量逐年增长。数据显示,2015年,我国公民逝世后器官捐献为2766例,2016年达到4080例,2017年达到5148例。广东省最新数据表示,截至2018年6月3日,今年已累计完成公民逝世后器官捐献318例,捐献数量连续八年位居全国第一。

  “肾移植的成功率很高。”陈正说,广医二院中心成立至今已经完成肾移植达2700余例,移植数量及质量均位居全国前列,广东省第二位。但同时,肾移植也有不足之处,有发生术后排斥的可能性,患者移植后需要长期服用免疫抑制剂等药物,增加了感染和患肿瘤的风险。

  30岁的刘先生是广东阳江一家医院的骨科医生,一次夜班后觉得头晕、眼睑水肿,后被诊断出已是慢性肾脏病CKD5期——尿毒症。幸运的是,5个月后,他的体内已经移植了新的肾脏,术后半个月,他已经可以出院回家。羊城派记者在今天“中国器官捐献日”宣教活动上,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科主任陈正教授表示,刘昌启在不到半年的时间能获得肾源是幸运的,这得益于中国器官捐献事业的推进。

  像刘先生一样,大多数人对慢性肾病的关注并不多,原因是肾功能衰竭的症状并不是那么明显,而且很多病症没有特异性,患者容易把这些症状和其他疾病混淆。陈正称,肾病最常见的症状有尿量减少、疲乏无力、恶心呕吐、皮肤干燥瘙痒、四肢水肿、高血压、心理衰竭、抽搐和昏迷等。“要知道自己肾好不好,尿常规检查非常重要。”陈正说,“检验报告中的尿蛋白和尿红细胞两个指标,如果出现异常,即说明肾脏健康出问题。”

  慢性肾脏病的发展有四个阶段,分别为肾功能不全代偿期、氮质血症期、肾衰竭期和尿毒症期。在肾功能不全代偿期中,症状是基本不能察觉的。当病情发展到肾衰竭期,临床表现才会较为明显,但是此时肾病已经进入4-5期之间了,且肾功能开始快速衰竭。陈正表示,如果能在早期(1-2期)发现肾脏病,通过合理规范的治疗,能够阻止病人患上尿毒症;倘若发现较晚,在中后期(3-4期)才进行治疗,那么所做的只能是延缓患者的肾功能衰竭,让病情晚一些发展到尿毒症期。

  对于已经进入尿毒症的患者也不用太悲观。陈正称,目前常规治疗尿毒症的方法主要有血液透析、腹膜透析和肾移植。血液透析患者每周2~3次定时在医院进行透析,腹膜透析患者每天需要做3~4次换液操作,可以在家自己做。而肾移植,是目前终末期肾病的最佳治疗方法,即将健康的肾脏移植给有肾脏病变并丧失肾脏功能的一种方式。陈正说,与透析相比,肾移植能够有效地改善肾病患者的生活质量,不必苦于透析的各类限制和要求,缓解了贫血、高血压等并发状况,移植后维持治疗的费用相对较少,有利于帮助患者恢复正常的工作和生活。

  但很多尿毒症患者关心:“肾源要不要等很久?”陈正介绍,如今随着肾移植科学化、规范化和法制化,我国的肾移植资源逐渐以公民捐献为主要来源,器官捐献呈现快速增长的趋势。

  自中国从2015年全面开启公民器官捐献后,中国公民逝后自愿器官捐献数量逐年增长。数据显示,2015年,我国公民逝世后器官捐献为2766例,2016年达到4080例,2017年达到5148例。广东省最新数据表示,截至2018年6月3日,今年已累计完成公民逝世后器官捐献318例,捐献数量连续八年位居全国第一。

  “肾移植的成功率很高。”陈正说,广医二院中心成立至今已经完成肾移植达2700余例,移植数量及质量均位居全国前列,广东省第二位。但同时,肾移植也有不足之处,有发生术后排斥的可能性,患者移植后需要长期服用免疫抑制剂等药物,增加了感染和患肿瘤的风险。

F